產業運營“點燃”鄉村振興新引擎

來源:中國文化報

站在建黨百年的歷史坐標上,如何穩固脫貧攻堅成果,實現鄉村全面振興?奮戰在鄉村建設、民宿運營一線的鄉創人一直在探求之路上——究竟什么才是鄉村持續發展的核心支撐力,哪個環節才是鄉村全面振興的突破口?結合多年一線鄉村振興的實踐經驗,筆者越來越堅定地認識到,鄉村可持續發展不缺少規劃和建設,也不缺市場,鄉村振興的核心在產業,產業振興的核心在運營,產業運營是“點燃”鄉村振興的新引擎。


  產業運營是產業振興的突破口


  隨著近年來國家對鄉村建設的不斷投入,很多村莊的基礎設施得到明顯改善,鄉村人居環境大幅提升。然而,很多村莊在經歷了時間的考驗后僅僅留下了漂亮的外殼,鄉村的農業沒能得到真正的發展,農民更是沒有機會搭上發展的快車,享受發展的果實,更別提實現全面發展。


  產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第一內涵,真正的運營應該不僅能讓村莊外表發生變化,更應從內在激活鄉村持續發展的動力,要通過三產融合推動鄉村產業轉型升級,同時讓農民參與其中,得到鍛煉與發展。


  以北京市房山區黃山店村為例。黃山店村過去以發展工業為主,后來響應國家政策關停礦山轉型謀發展。2012年整村搬遷,并開始探索走鄉村旅游的路子。直到2015年,黃山店村引進“隱居鄉里”鄉村度假運營平臺,采用“鄉村建設、企業運營、利益共享、在地共生”的合作模式,將村里的老宅進行改造,終于進入發展民宿產業的快車道,這就是運營的力量。


  民宿產業的火爆,帶動的是全域鄉村旅游的興旺,進而帶動相關產業的興旺。從農旅產業的興旺到三產融合發展再到鄉村人才復興,就是從一個傳統村莊到專業化運營體系的距離。所以,鄉村振興需要專業的產業運營,甚至可以稱之為產業振興的突破口。


  2015年以來,從第一個民宿運營項目山楂小院發展到今天,“隱居鄉里”已經在北京、河北、陜西、四川、貴州等地17個鄉村,發展運營由閑置農宅改造的農家度假小院共150多個,吸納當地村民就業180人。截至2021年5月底,4年多來累計接待住客10萬余人次,創造總收入超過1億元。為了更好地服務鄉村,2018年,“隱居鄉里”開辦了北方民宿學院,開展了近1000場民宿服務培訓,并實施鄉村經理人計劃,全方位為鄉村培養專業運營人才。在運營民宿的基礎上,“隱居鄉里”還對部分區域展開了共生社區、民宿聚落群等的探索,將“共生模式”的優勢發揮到更廣范圍,推動項目地區的鄉村文旅產業升級發展。


   如何實現高質量的專業化運營


  城市的市場和鄉村的資源如何才能對接起來?怎樣盤活鄉村閑置資產,讓鄉村形成源頭式的經濟流動?


  首先,在鄉村建設的過程中,一定要始終堅持以村民為主體,與村民共生。如果做不到這點,發展中就可能會遇到各種障礙,比如村民不配合、社會資本入鄉水土不服、政府一倡導村民就被動式“等靠要”等。如何實現與村民共生?根據經驗,運營商通過與村集體經濟合作,將有效帶動全體村民的參與度與積極性,這一“共生模式”在鄉村治理現代化發展過程中,越來越凸顯出極大的優勢。


  在河北省淶水縣南峪村,“隱居鄉里”和中國扶貧基金會合作了“麻麻花的山坡”項目。農民成立合作社,拿出村里的15套閑置農宅,由基金會出資600萬元,將農宅打造成民宿,交給“隱居鄉里”來運營。很快,“隱居鄉里”給農民的分紅能夠達到一年120多萬元,幫助銷售當地蔬菜、土特產達20多萬元,給當地農民管家付的工資總額達90多萬元。僅僅15個小院子,就可以為一個鄉村帶來150多萬元的年收益。


  其次,通過構建三產融合的鄉創體系,推動全域旅游升級。樓房溝民宿位于陜西漢中留壩縣小留壩村,是“隱居鄉里”的第10個鄉村改造項目,以9個老宅改建而成的民宿院落為切入口,“隱居鄉里”策劃了“爸爸去哪兒”“秦嶺紅葉節”等活動,有效帶動了人流增長,同時推出了“秦嶺年禮”系列文創產品,搭建秦嶺文創非遺活化體系,形成三產融合的鄉創體系。


  從發展效果來看,通過培訓管家、搭建平臺,鄉村產業集群在留壩連點成線、連線成面。樓房溝2020年民宿收入為230萬元,農產品銷售收入達到20萬元,較上年收入增長350%,當年村集體分紅為68萬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新開發的獼猴桃汽水和香菇醬成為“網紅”產品,同時形成了“秦嶺風物”在地加工體系,以秦嶺小農產業鏈激活農產品加工業發展。所以說,產業運營才是鄉村振興的“芯片”。


  再次,發展遇阻時要及時引入新鮮血液、轉換思路,轉向組織運營和資源運營。鄉村振興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,鄉村建設也不可能一蹴而就。許多自然景觀、農業生產、基礎設施等各方面條件都還不錯的鄉村區域,由于缺乏有效的產業運營,導致產業發展原地僵持,找不到升級的突破口,更難以實現鄉村的全面振興。


  如果在這樣的鄉村引入強大的鄉村產業運營力量,將會極大地拓展鄉村產業發展空間,有效地激活鄉村活力。而適合當地產業運營的具體打法非常多樣,可以考慮采用多種方式的組合,比如無中生有(即營銷故事線)、移花接木(即開展資源整合),以及以小博大(即打造示范項目)等。


   未來的鄉村運營將走向何方


  基于村企合作、各施所長、保底收益、增量分成、打造品牌、提升知名度的合作理念,“隱居鄉里”在激活鄉村內生活力、發展鄉村度假上結出碩果。從個體到產業,未來鄉村的產業運營又將走向何方?


  首先,不斷加深對與農民農村共生互融的在地化發展模式的探索。村集體和農民永遠是鄉村發展的主體,運營商也永遠被需要,離開這兩點,鄉村就轉動不起來。集體經濟要想持續參與并實現共同發展,需要地方政府站在全局轉變思想,充分發揮當地資源優勢,發展綠色經濟。


  其次,不斷豐富業態,持續強化IP的引流作用,打造鄉村產業集群。房子只是一個切入口,鄉村一、二、三產都要升級。比如發展有機種植,開發一些農民能做的、體現當地傳統文化的手工業加工產業,再造一些鄉村民宿、鄉村酒店、自然教育以及田園商務區、鄉村聯合辦公場所等。新型的鄉村生態體系和商業體系將極大拉動鄉村消費,促進鄉村產業興旺。這中間,鄉村將需要大量的人才,如鄉村經理人,讓更多的年輕人回到鄉村。


  再次,加快成立“鄉建投”平臺,發揮金融資本四兩撥千斤的作用,凝聚政府、社會、村莊、運營商各方力量。就像城市的“城建投”,鄉村其實非常需要“鄉建投”,把政府、社會資金、村集體的資金資源吸引進來,然后把村民的個人資產如宅基地、農房等資源都納入這個體系,托管給有經驗的運營公司來運營,各方共享收益。如此一來,政策資本做引導、做配套,社會資本跟進,村集體和村民也把利益捆綁在一起,各方共同形成一個緊密的團隊。


  需要強調的是,鄉建受益的必須是村集體合作社。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,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。只有這樣,才能真正把外部力量、內部力量和政府的力量結合在一起,可持續地運行。通過“鄉建投”這樣的平臺孵化,鄉村哪怕只有一個產業能盤活就足以運轉,如果再有更多的產業發展起來,就會不斷地“加柴”,把鄉村振興這把火燒得越來越旺。


關于我們
公司簡介
企業文化
公司榮譽
員工風采
典型案例
生態保護修復與綜合整治
空間用途管制與用地咨詢
測繪地理信息與軟件研發
新聞資訊
公司新聞
時事新聞
熱點資訊

聯系我們
聯系方式
分支機構

誠聘英才
在線留言
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